阅读历史
换源:

第1602章 战鼓上陇雷凭凭(1)

作品:南宋风烟路|作者:林阡|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9-05 15:46:38|下载:南宋风烟路TXT下载
  此战,金军唯一的优势在于人才云集:意图“以凤翔为起始对宋军破防、一路朝西南方向逐步推进”“与死守北天水的术虎高琪协同作战、直至两方面顺利连成一片”者,高手有卿旭瑭、薛焕、完颜江山,中坚有完颜纲、完颜瞻、完颜承裕,新秀有郭蛤蟆、赤盏合喜、抹捻尽忠……

  这些人,多半是从陇南、大散关、川蜀撤退而来,他们曾经的对手譬如宋恒、厉风行、风鸣涧等宋将,大多需要留守原处、收拾残局、安定军民、当然来不了秦州战区,所以……这优势真是不占也罢!人才之浓缩是靠地盘之锐减换来!不堪回首!

  既为报仇雪耻,亦欲保家卫国,高手们都把回秦州视作义不容辞,中坚们都把回秦州视作机不可失,新秀们都把回秦州视作刻不容缓……因此,金军在备战期间便已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寻医问药加快疗伤的、有夜以继日练武看兵书的,更有甚者,散尽家财与将士同甘共苦,正是那位被大王爷誉为楚风流第二的十二元神之一,完颜瞻。

  完颜纲感动万分、热泪盈眶:“合达,前次凤州之战你惨败给宋恒,我还估摸着你的成就到此为止了……实在是将你低估,就冲你这份‘重义轻财’,日后也必定大有作为!”

  “大人……”完颜瞻摸摸后脑勺,不知道是感谢他夸奖好,还是应该怼他一句哪壶不开提哪壶?

  “景山,你继续说。”林陌还在等完颜瞻提策略,实在经不起完颜纲的打岔。

  完颜瞻一怔:景山?上一个从这角度以这副神色看着他并且这样称呼他的人,是大王爷……

  “进一步靠近术虎高琪、下一处掎角之势,景山,你认为在何地?”林陌追问,他们虽已站稳脚跟,终究不能原地踏步。

  “集中优势兵力,先行袭扰此地。”完颜瞻指着秦州东北角的陇城,“孙寄啸必来策应,我能将他打败……”

  

  计谋得到林陌首肯后,完颜纲当即下令,以完颜瞻为主将、抹捻尽忠为副将,各率一支骑兵从临时本营拔寨西进,对当地的祁连山部采取“兵分两路,交错强袭”之策略——

  “为何是此地?”最开始,林陌不解其意。“此地地形相对别处较为平坦,更适合发挥我军机动性强的优势。”完颜瞻指出,女真骑兵的疾驰突进,只要发挥得恰到好处,便能打宋盟一个措手不及。

  “那么,何以制胜点是骑兵的机动性?”林陌再问。完颜瞻对答如流:“孙寄啸夫妇每一战都互为主次、一攻一助、变幻依存,彼此之间心有灵犀的支援和策应是他们的最大优点;我军只有重用骑兵、抢速度钻空子,才能打破祁连山人看似无懈可击的配合。”

  “所以‘交错强袭’……”“战斗中,我军若不断改变两路的配备,时而攻北,时而攻南,交错打击,偶尔同时……兵贵神速,必能凭此影响和调动祁连山人的战斗节奏。尤其孙寄啸,他虽练过骑射,终究是个残疾。”

  “很好,景山,旗开得胜。”不愧驸马,闻弦歌而知雅意,果断立刻就给了完颜瞻变蓝图为现实的机会。

  朔风扑面,战鼓声随沙石入耳,不知耳膜是被割伤或是被撑破的,与宋军交兵的第一刻就听不清楚……

  没关系,还有双眼,注视着那声势浩大的劲敌一头扑进己方所张的巨网——才刚白刃相交,遽然雷电奔掣,铁骑换去了城寨的彼端纵横,正待追前相搏,蓦地利镞回旋,杀气又转到原地来剪屠。错觉若再这般重复数次,这里的山川都会随风沙和兵流一起搅成漩涡。

  一切都如完颜瞻所愿,节奏从一开始就被他掌控住了,那是因为,“先胜而后求战”——

  凤州之战以后他一直在秦州养伤,赋闲期间没少研究驻守此地的孙寄啸之战法,一战一战抽丝剥茧地仔细探寻,胜是怎么胜,败是如何败;思忖要抓紧怎样的时间差才能破坏祁连山人的集结合阵;算准至少需多少次的交错式调虎离山才能拉大这样的时间差……

  功夫不负有心人,计算终于成了真。从傍晚到入夜宋军始终被女真骑兵牵制着来回奔跑不休,而从孙寄啸夫妇对此地引起重视到他俩也开始疲于奔命同样没过多久……

  “孙寄啸必来策应,我能将他打败。”——自信源于准备充足。

  

  主帅谋略一流还身先士卒,这一战我方焉能不胜?金军把憋屈了许久的气全撒在了这一战里,越打越是卖力,拼死冲锋陷阵;反观宋军,手忙脚乱,落花流水,愈发焦头烂额、难以针对破局……

  “但长此以往,孙寄啸怎可能一直挨打?他虽年轻气盛却早早独当一面,不介意承认失败、及时作应变和调动。”决定采纳完颜瞻建议前,林陌还有一丝疑问来自孙寄啸。那个人他虽交手不多却略有耳闻,是洪瀚抒为了打天下一手栽培起来的,虽然性格桀骜,可当洪瀚抒出走西夏,那少年深知祁连山孤掌难鸣、竟不计前嫌主动去找林阡谈合作。可想而知,孙寄啸意识到自己的缺点被人洞穿后,并不会自以为是地死战到底。

  “陇城此地,是最适合我军直穿宋军防线抵达北天水的。可惜确实如驸马所说,孙寄啸是块难啃的骨头,他必定临场以青云纯阳剑逆势,以此挣得距离最近的南宋骑兵调动。我方吃不下。所以,打败他夫妇只是过程,打乱他们的节奏才是目的——要的就是他下一步的应变和调动!”完颜瞻点头,携策于心因此双目火热。

  负责驻守要隘的祁连山部,本身不是没有配置骑兵这一兵种,只不过联动时的缺点已经全部被完颜瞻研究透彻,所以才会在此战速度落后、形同虚设;而数遍天下最懂门道、最能与步兵弩兵搭配、对这些女真骑兵迎头赶上并对症下药的,永远是南宋尤其来自川蜀的官军……

  “那我军,不是只能得意一阵就败了?”完颜纲看向地图上最邻近的南宋骑兵,无独有偶,此战宋军的安排堪称有备无患——能够对孙寄啸最快伸出援手的川军正是李好义所领。完颜纲不好说李好义大军一定能追上自家的速度和强度,可人家毕竟养精蓄锐多时,又受到林阡的高度认可、意气风发,怎么也会厚积薄发打得己方损兵折将啊……“合达,你糊涂了?要他应变和调动做什么,找打吗?”

  “孙寄啸会因为援军脱险,我这一路也会败退,但是……他应变虽对,却注定会调动错人。”完颜瞻摇头说,“那个时候,还希望大人您能够卷甲衔枚,极速去偷袭林阡的空虚军垒,继而为术虎大人再下一城。”

  林陌眼前一亮:亮点原来在这里。

  完颜纲一愕:“合达,你,你是说,孙寄啸会舍近求远,不调最近也最合适的李好义,反而危难关头先绕过李好义去求林阡相援?”

  “是了。别忘了咱们现在脚下的据点,就是日前南宋官军不战而逃送的。”林陌笑而点头,“孙寄啸对川军,未必信得过。”

  “不仅是信不过……”那时的完颜瞻,和此刻一样胜券在握:得到海上升明月及时传书后、二话不说立刻救助孙寄啸的千军万马,只有一种可能性是林阡及其麾下盟军;即使李好义看见烽火自发来援,也一定会被孙寄啸拒之门外。一定!

  如果说前面只是陇城的缺陷、祁连山人的弱点,那么,这一点,是专属于孙寄啸的破绽!

  

  综上,完颜瞻最先提出了对秦州东北角强攻的上策,却因为孙寄啸的固有强度而很难实现;因此完颜瞻再给了对秦州东部避实击虚的中策,利用孙寄啸的错误求救把林阡的兵马和注意力调走,从而予以完颜纲出其不意攻袭军垒的七成以上胜算;“下策我来补充。”林陌点头。

  “哈哈,不需要下策。林阡虽然战力很足,这几日却沉浸在我的打法里,常常都是一身巨力都扑空。此番他知道中计以后,回头来救、势必跳脚,因为那时满城已遍插我大金旗帜!”战前,完颜纲高兴地说,眉飞色舞,唾沫四溅。

  第一场秦州会战无疑被金军打出了漂亮的开门红,探子来报,得益于海上升明月的情报网完善,酉时前后,林阡的大军主力便已火速往陇城方向转移,后方军垒确实如完颜瞻所料,十分空虚。鉴于林阡分身乏术,一旦他离得差不多了,完颜纲只要掐好时间,会有至少半个时辰的发挥余地,“足够!”

  抬头望四面八方都是烽火连天,放耳听天南地北都是鼓角争鸣,完颜纲、赤盏合喜静默潜行过冷冷清清的山路,强忍住激动只在心里设想着,成功占领此地后坚壁据守,便离术虎大人就又近一步了……

  激动的心情,如同燃烧蹿高的火苗,突然遭遇冷空气、以火的形态冻结在原地。

  完颜纲提刀携枪伫立在林阡确实空虚的大本营时,明明确认了这里的精锐大多都去增援陇城了,本也夺定了这里即将插上大金旗帜了……可是有个要命的人,没被完颜纲掐好时间……

  “你……你怎么回来了!”完颜纲错愕,如同入室行窃者遇见主人。

  “我想打人!”那人比他还按捺不住激动,挥斥着饮恨刀锋战火重燃。

  “别啊……我们不是高手……完颜瞻才是……他是十二元神啊啊啊啊……”完颜纲总想着把林阡推到孙寄啸那边去,本来林阡也确实去了啊,按照速度和时间计算,林阡现在应该出现在陇城了……

  可是完颜纲算了距离,却忘了距离不等于位移……林阡他,恐怕是在半道上一个人折返了!

  “完颜纲,你太恶心,我想揍你很久了!”从大散关开始林阡就被完颜纲使劲耍,这一身巨力实在不想再扑空了!

  “救命啊……”“大人……”于是乎出现了这样的情景,一座空营旁,一个玄衣男人追着一大帮兵将砍瓜切菜,直接将他们大半留在了原地、小半赶出了境内。这些金将,本是想巧取那里再慢慢来,无可奈何的是屁股还没坐热……

  

  不知道的还以为林阡将计就计,知道实情的才哭笑不得,林阡原来是去增援东北的半道上忽然想到了不对劲,一个人杀了个回马枪打出近似伏击的效果……

  之所以觉得不对劲,他在戌时后重见孙寄啸时语重心长:“寄啸。别让莫非成阴影,莫教水洛成负担。”

  前来请罪的孙寄啸忽然脸色一变:“主公……”才知自己此战失在何处。

  -“孙寄啸对川军,未必信得过。”

  -“不仅是信不过……”

  陇城不远就是水洛,去年六月的第二场静宁会战,孙寄啸就是在那里被川军出卖,命悬一线连累了莫非替“死”、间接害得莫非一去不复返。

  “之所以将秦州交托,尤其是秦州东北交托,就是希望你克服心魔,信任林阡对川军的信任。”林阡走到一半想明白了,为什么孙寄啸对李好义弃而不用。

  “是。主公。”孙寄啸连连点头,转头看向李好义道歉,“寄啸早就应该对川军改观。”

  “孙将军,不必改观。好义麾下的这一支,一直就是曹玄大人的天水军啊。”李好义笑着说,无比亲和。

  “我又错了!得改!”孙寄啸也被感染地笑起来,“好在,此战未教金军得逞……”

  话音未落,有十三翼匆匆来报:“主公……”

  “何事?”林阡转身。

  当孙寄啸在东北角对完颜瞻反败为胜,林阡独自折返拔除了东面的完颜纲,前者或许敌人还易于预见,后者却足以使敌人意外——眼看宋军凭实力强行克制了连环诡计,金军竟还有人瞬时变策、绕道去东南夺占了麦积山。这么快的速度,或许本也是那人战略的一环?

  那人俨然就是曹王、仆散揆、楚风流之后的又一个金军顶层设计者,拥有超强的大局观、凝聚力和驾驭才能,短短一战就从策谋上连着给了林阡两个始料未及!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林陌的亡羊补牢是将计就计吧。”林阡叹了一声,金军一往无前,宋军只要注意力有所偏重,便总能被逮着机会破防。

  “主公/盟王,我这就去救!”孙寄啸和李好义异口同声请缨,第二场秦州之战接踵而至。

  “不必。有人早就在那里了。”林阡摇头,半开玩笑,“二位都到了沉淀的年纪,是时候给年轻人彰显活力。”

  坚如磐石的金军确实能逮着机会,但也不必欺宋军在麦积山没人。何人能击石成沙,迫金军放手扬它?